<xs_正文标题> - 单挑王游戏操作起来容易吗?
2016-12-07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文|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编辑 | 苏晓明美编 | 顾乐晓 郭屹 校对 | 郭利琴  当地时间11月2日,Papi酱在美国西海岸南加州大学亮相,与国内9家内容创业团队一起公开演讲。  她依然是短视频中自然、清秀的模样,齐刘海、马尾辫、红色毛衫,只是开口不再是酣畅淋漓的吐槽,而是谈论内容与行业。这是她的第一次线下演讲。  今年三月份,Papi酱宣布接受1200万元融资;四月份,她的视频第一条贴片广告拍出2200万天价。自此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应届毕业生顶着“2016第一网红”的名头,在万众瞩目下,与她的团队小心谨慎地迈着每一步。  第一次接受采访、第一次直播、第一次线下活动,一直很“宅”的Papi酱跳出让她一举成名的五分钟短视频,从幕后走向台前。  神秘女主角  4月22日, Papi酱广告拍卖发布会举行。起拍第6秒,价格达千万,6分钟后落槌:Papi酱第一条视频贴片广告以2200万的价格成交。直到拍卖结束,Papi酱都没有出现。  拍卖新闻引爆网络,关注夹杂着争议裹挟了这位神秘女主角。她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,家人、朋友、老师也都三缄其口。网上的刷屏与现实中的低调形成巨大反差。助理莎莎记得当时Papi酱很奇怪大家为什么要采访她,“我又不是明星。”  然而Papi酱一路暴涨的人气丝毫不逊于明星。  去年11月,Papi酱“做着玩”的短视频《上海话+英语第一弹》,模仿、吐槽、夸张的表情不经意间戳中了网络爆点,毫无准备的Papi酱眼看着浏览量冲破百万。  在之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,她凭借 40 多条原创短视频,成为2016年当仁不让的网红Top1。微信公号发布后,点击量很快就能达到 10 万,她的短视频在腾讯、优酷、Bilibili等各个平台累计播放量过亿,发布当天必上热门。她在那些以吐槽为主的段子里嬉笑怒骂,用灵性和烟火气聚拢人气。  网友截图显示,2015年11月以前,Papi酱的微博粉丝有4万9千多人,11月之后一路上涨,目前已达到为 1990万。  视频:papi酱之张总教你做电影  不到一年时间, Papi酱的身份从中戏研三学生姜逸磊转换为“2016中国第一网红”;这种瞬间走红的反差让她惶恐不安,她起初选择避而不谈,只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。  她的合伙人杨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生活中的Papi酱也十分腼腆、拘谨,跟视频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。她早期的视频都是自己制作的,“她拍摄的时候不让任何人看,她老公都不可以看,她觉得害羞。”  然而随着关注度不断增长、流量井喷、资本介入,Papi酱放下了最初的执拗。Papi酱仍然准时出现在如期更新的每段视频里,同时越来越多地参与各种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,并接受采访。  从幕后到台前  从爆红后的不知所措到开始正面面对舆论,Papi酱用一句略带无奈的话来描述自己的改变:“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”  6月16日,微博“超级红人节”盛典在上海举行,站在众多修饰过度的网红堆里,穿一件低调清新小黑裙出场的Papi酱被网友称为“网红里的一股清流”。  参加微博红人节的Papi酱。图片来自网络  7月份,她还做了一次主播。11日晚上9点,Papi酱在八大直播平台首秀,她穿一件黑色连衣裙素颜出场,一边聊天一边吃宵夜。数据显示,截至10点半直播结束,全网在线人数超过2000万。  不过人气越高质疑声越大,比如很多过去的粉丝认为拍卖会等“唯结果论”的商业包装扭曲了原有的风格;还有Papi酱直播状态下的紧张和僵硬如“梦想照进现实”一般,让众多抱有期待的网友觉得索然无趣。  对此,Papi酱对媒体回应说,“网红接受融资的多了去了,只是大家对自己比较关注,才有了这些所谓的争议”。  “大众关注我或者接受我,实际上和我这个人没多大关系,是和视频的内容和视频所传达的态度相关。”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现在除了日常视频创作,Papi酱目前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是“Papitube合伙人”。Papitube是一个短视频平台,公开募集短视频创作者,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和发布渠道。  这个平台的另一位合伙人兼CEO杨铭是Papi酱的大学同学,他的另一个身份是Angelababy的经纪人。杨铭与Papi酱分工明确,一个打理事务,一个负责内容。  这不是两位“合伙人”的首次联手,本科毕业以后投身互联网,做app、办网站。长期混迹于豆瓣、天涯、贴吧等各种bbs社区的Papi还曾在网上建立“三无人员创业小组”招募人才。  第一轮创业虽然不了了之,但作为一场演练为两位年轻人留下了商业基因。今年,有了“网红”的吸引力和资本的加持,Papi酱和杨铭迅速反应,推出Papitube,作为其内容品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  但和众多网红一样,“会不会速朽”成为摆在Papi酱眼前的现实问题。因为,Papi酱的忠实粉丝有些已经不再期待着每期更新了。  “网络时代,大家的注意力本身就是短暂的。” Papi酱并不担心,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我是个有点‘一时兴起’的人,拍短视频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”  对话Papi酱: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今年四月份,视频贴片广告拍卖出2200万高价,你被称为“2016第一网红”,当时你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,突然走红带给你什么感觉?  Papi酱:当时很紧张、惶恐,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沉淀之后,我发现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些。我的老师当时告诉我,要活在当下,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  剥洋葱:你曾经说过要用“内容上和品质上的坚持”应对争议,你评价内容和品质的标准是什么?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努力达到这种标准?  Papi酱:标准是一个很个人化的东西,它和你个人的审美、价值观、受过的教育都有很大影响,我的视频要达到我个人的标准才会放出。从第一个视频到现在为止,不管多忙,我都会反复推敲脚本才开始拍摄,一个镜头也会拍个五六七八遍才满意,剪辑也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。  剥洋葱:在过去采访中,你说想用Papitube助推更多的优质内容,这个平台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?发展状况如何?  Papi酱:Papitube这个平台的最初想法就是聚集对短视频感兴趣的人。喜欢拍短视频的签约作者自主进行内容创作,我们内容团队给予帮助和支持。目前发展还可以吧,更多的观众通过这个渠道认识到了这些作者。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剥洋葱:有关注者评论目前这些短视频的内容风格相对单一,你怎么看?未来的方向会是什么?  Papi酱:目前,我们作者的风格其实并不单一,涉猎不同领域,也各有各的特色。未来希望他们都能基于自己的定位,成为他们那个行业的意见领袖。  剥洋葱:虽然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你的嬉笑怒骂,但是在媒体报道中的你一直保持谨慎甚至有点神秘,这与你的性格有关么?你的真实性格与镜头前的状态有什么不同?  Papi酱:当然有关啦。我一般是别人问啥我答啥,我为什么要对采访的人嬉笑怒骂呢?视频中的人物是经过创造的,是用于表达态度的,生活中的我比较随和。  剥洋葱:很多“网红”需要面对争议和质疑,你害怕这种争议或质疑么?  Papi酱: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对批评和质疑,认识你的人越多,你面对的批评和质疑也就越多,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要善于听取不同的声音,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。  剥洋葱:你会担心自己有一天不红了么?  Papi酱:我的导师对我说,人要“活在当下”,如果一直把注意力纠结在红或不红的问题上,是做不到“活在当下”的,你可能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做你真正该完成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红或不红都是正常的。  剥洋葱:你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呢?  Papi酱:我对未来的规划依然在规划中,我是一个有点“一时兴起”的人,比如说拍短视频,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  Papi酱:理想中的生活就是,我和我的亲朋好友们,身体健康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  剥洋葱:撇开“网红”这个标签,你给自己的角色定位是什么?  Papi酱: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。  同题问答  新京报:去年一年,你自身是否感觉发生了变化,怎样评价这个变化?  Papi酱:自身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不同就是感觉更累了,工作强度增加了很多。  新京报: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目前的心境。  Papi酱: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。  新京报: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?如果有遗憾的话,是什么?  Papi酱:满意啊。遗憾就是回上海的时间少了,陪爸妈没有之前多了。  新京报:如果过去的事情可以重新选择,你会怎么做?  Papi酱:可能还是会和现在一样吧。  新京报: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  Papi酱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  新京报:你对未来最迫切的期待是什么?  Papi酱:如果能有时间给自己放个长假,带爸妈出去玩,就好啦,嘻嘻。  新京报:如果幸福指数是从1到10(由低到高),你给自己现在打几分?  Papi酱:7分。  新京报:你最希望社会今后在哪方面做出改变?  Papi酱:我对社会的了解还没有那么深刻,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我希望大家都对别人,不管是身边人还是陌生人,更多地抱有善意。

文|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编辑 | 苏晓明美编 | 顾乐晓 郭屹 校对 | 郭利琴  当地时间11月2日,Papi酱在美国西海岸南加州大学亮相,与国内9家内容创业团队一起公开演讲。  她依然是短视频中自然、清秀的模样,齐刘海、马尾辫、红色毛衫,只是开口不再是酣畅淋漓的吐槽,而是谈论内容与行业。这是她的第一次线下演讲。  今年三月份,Papi酱宣布接受1200万元融资;四月份,她的视频第一条贴片广告拍出2200万天价。自此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应届毕业生顶着“2016第一网红”的名头,在万众瞩目下,与她的团队小心谨慎地迈着每一步。  第一次接受采访、第一次直播、第一次线下活动,一直很“宅”的Papi酱跳出让她一举成名的五分钟短视频,从幕后走向台前。  神秘女主角  4月22日, Papi酱广告拍卖发布会举行。起拍第6秒,价格达千万,6分钟后落槌:Papi酱第一条视频贴片广告以2200万的价格成交。直到拍卖结束,Papi酱都没有出现。  拍卖新闻引爆网络,关注夹杂着争议裹挟了这位神秘女主角。她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,家人、朋友、老师也都三缄其口。网上的刷屏与现实中的低调形成巨大反差。助理莎莎记得当时Papi酱很奇怪大家为什么要采访她,“我又不是明星。”  然而Papi酱一路暴涨的人气丝毫不逊于明星。  去年11月,Papi酱“做着玩”的短视频《上海话+英语第一弹》,模仿、吐槽、夸张的表情不经意间戳中了网络爆点,毫无准备的Papi酱眼看着浏览量冲破百万。  在之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,她凭借 40 多条原创短视频,成为2016年当仁不让的网红Top1。微信公号发布后,点击量很快就能达到 10 万,她的短视频在腾讯、优酷、Bilibili等各个平台累计播放量过亿,发布当天必上热门。她在那些以吐槽为主的段子里嬉笑怒骂,用灵性和烟火气聚拢人气。  网友截图显示,2015年11月以前,Papi酱的微博粉丝有4万9千多人,11月之后一路上涨,目前已达到为 1990万。  视频:papi酱之张总教你做电影  不到一年时间, Papi酱的身份从中戏研三学生姜逸磊转换为“2016中国第一网红”;这种瞬间走红的反差让她惶恐不安,她起初选择避而不谈,只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。  她的合伙人杨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生活中的Papi酱也十分腼腆、拘谨,跟视频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。她早期的视频都是自己制作的,“她拍摄的时候不让任何人看,她老公都不可以看,她觉得害羞。”  然而随着关注度不断增长、流量井喷、资本介入,Papi酱放下了最初的执拗。Papi酱仍然准时出现在如期更新的每段视频里,同时越来越多地参与各种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,并接受采访。  从幕后到台前  从爆红后的不知所措到开始正面面对舆论,Papi酱用一句略带无奈的话来描述自己的改变:“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”  6月16日,微博“超级红人节”盛典在上海举行,站在众多修饰过度的网红堆里,穿一件低调清新小黑裙出场的Papi酱被网友称为“网红里的一股清流”。  参加微博红人节的Papi酱。图片来自网络  7月份,她还做了一次主播。11日晚上9点,Papi酱在八大直播平台首秀,她穿一件黑色连衣裙素颜出场,一边聊天一边吃宵夜。数据显示,截至10点半直播结束,全网在线人数超过2000万。  不过人气越高质疑声越大,比如很多过去的粉丝认为拍卖会等“唯结果论”的商业包装扭曲了原有的风格;还有Papi酱直播状态下的紧张和僵硬如“梦想照进现实”一般,让众多抱有期待的网友觉得索然无趣。  对此,Papi酱对媒体回应说,“网红接受融资的多了去了,只是大家对自己比较关注,才有了这些所谓的争议”。  “大众关注我或者接受我,实际上和我这个人没多大关系,是和视频的内容和视频所传达的态度相关。”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现在除了日常视频创作,Papi酱目前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是“Papitube合伙人”。Papitube是一个短视频平台,公开募集短视频创作者,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和发布渠道。  这个平台的另一位合伙人兼CEO杨铭是Papi酱的大学同学,他的另一个身份是Angelababy的经纪人。杨铭与Papi酱分工明确,一个打理事务,一个负责内容。  这不是两位“合伙人”的首次联手,本科毕业以后投身互联网,做app、办网站。长期混迹于豆瓣、天涯、贴吧等各种bbs社区的Papi还曾在网上建立“三无人员创业小组”招募人才。  第一轮创业虽然不了了之,但作为一场演练为两位年轻人留下了商业基因。今年,有了“网红”的吸引力和资本的加持,Papi酱和杨铭迅速反应,推出Papitube,作为其内容品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  但和众多网红一样,“会不会速朽”成为摆在Papi酱眼前的现实问题。因为,Papi酱的忠实粉丝有些已经不再期待着每期更新了。  “网络时代,大家的注意力本身就是短暂的。” Papi酱并不担心,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我是个有点‘一时兴起’的人,拍短视频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”  对话Papi酱: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今年四月份,视频贴片广告拍卖出2200万高价,你被称为“2016第一网红”,当时你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,突然走红带给你什么感觉?  Papi酱:当时很紧张、惶恐,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沉淀之后,我发现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些。我的老师当时告诉我,要活在当下,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  剥洋葱:你曾经说过要用“内容上和品质上的坚持”应对争议,你评价内容和品质的标准是什么?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努力达到这种标准?  Papi酱:标准是一个很个人化的东西,它和你个人的审美、价值观、受过的教育都有很大影响,我的视频要达到我个人的标准才会放出。从第一个视频到现在为止,不管多忙,我都会反复推敲脚本才开始拍摄,一个镜头也会拍个五六七八遍才满意,剪辑也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。  剥洋葱:在过去采访中,你说想用Papitube助推更多的优质内容,这个平台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?发展状况如何?  Papi酱:Papitube这个平台的最初想法就是聚集对短视频感兴趣的人。喜欢拍短视频的签约作者自主进行内容创作,我们内容团队给予帮助和支持。目前发展还可以吧,更多的观众通过这个渠道认识到了这些作者。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剥洋葱:有关注者评论目前这些短视频的内容风格相对单一,你怎么看?未来的方向会是什么?  Papi酱:目前,我们作者的风格其实并不单一,涉猎不同领域,也各有各的特色。未来希望他们都能基于自己的定位,成为他们那个行业的意见领袖。  剥洋葱:虽然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你的嬉笑怒骂,但是在媒体报道中的你一直保持谨慎甚至有点神秘,这与你的性格有关么?你的真实性格与镜头前的状态有什么不同?  Papi酱:当然有关啦。我一般是别人问啥我答啥,我为什么要对采访的人嬉笑怒骂呢?视频中的人物是经过创造的,是用于表达态度的,生活中的我比较随和。  剥洋葱:很多“网红”需要面对争议和质疑,你害怕这种争议或质疑么?  Papi酱: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对批评和质疑,认识你的人越多,你面对的批评和质疑也就越多,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要善于听取不同的声音,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。  剥洋葱:你会担心自己有一天不红了么?  Papi酱:我的导师对我说,人要“活在当下”,如果一直把注意力纠结在红或不红的问题上,是做不到“活在当下”的,你可能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做你真正该完成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红或不红都是正常的。  剥洋葱:你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呢?  Papi酱:我对未来的规划依然在规划中,我是一个有点“一时兴起”的人,比如说拍短视频,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  Papi酱:理想中的生活就是,我和我的亲朋好友们,身体健康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  剥洋葱:撇开“网红”这个标签,你给自己的角色定位是什么?  Papi酱: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。  同题问答  新京报:去年一年,你自身是否感觉发生了变化,怎样评价这个变化?  Papi酱:自身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不同就是感觉更累了,工作强度增加了很多。  新京报: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目前的心境。  Papi酱: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。  新京报: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?如果有遗憾的话,是什么?  Papi酱:满意啊。遗憾就是回上海的时间少了,陪爸妈没有之前多了。  新京报:如果过去的事情可以重新选择,你会怎么做?  Papi酱:可能还是会和现在一样吧。  新京报: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  Papi酱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  新京报:你对未来最迫切的期待是什么?  Papi酱:如果能有时间给自己放个长假,带爸妈出去玩,就好啦,嘻嘻。  新京报:如果幸福指数是从1到10(由低到高),你给自己现在打几分?  Papi酱:7分。  新京报:你最希望社会今后在哪方面做出改变?  Papi酱:我对社会的了解还没有那么深刻,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我希望大家都对别人,不管是身边人还是陌生人,更多地抱有善意。

文|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编辑 | 苏晓明美编 | 顾乐晓 郭屹 校对 | 郭利琴  当地时间11月2日,Papi酱在美国西海岸南加州大学亮相,与国内9家内容创业团队一起公开演讲。  她依然是短视频中自然、清秀的模样,齐刘海、马尾辫、红色毛衫,只是开口不再是酣畅淋漓的吐槽,而是谈论内容与行业。这是她的第一次线下演讲。  今年三月份,Papi酱宣布接受1200万元融资;四月份,她的视频第一条贴片广告拍出2200万天价。自此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应届毕业生顶着“2016第一网红”的名头,在万众瞩目下,与她的团队小心谨慎地迈着每一步。  第一次接受采访、第一次直播、第一次线下活动,一直很“宅”的Papi酱跳出让她一举成名的五分钟短视频,从幕后走向台前。  神秘女主角  4月22日, Papi酱广告拍卖发布会举行。起拍第6秒,价格达千万,6分钟后落槌:Papi酱第一条视频贴片广告以2200万的价格成交。直到拍卖结束,Papi酱都没有出现。  拍卖新闻引爆网络,关注夹杂着争议裹挟了这位神秘女主角。她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,家人、朋友、老师也都三缄其口。网上的刷屏与现实中的低调形成巨大反差。助理莎莎记得当时Papi酱很奇怪大家为什么要采访她,“我又不是明星。”  然而Papi酱一路暴涨的人气丝毫不逊于明星。  去年11月,Papi酱“做着玩”的短视频《上海话+英语第一弹》,模仿、吐槽、夸张的表情不经意间戳中了网络爆点,毫无准备的Papi酱眼看着浏览量冲破百万。  在之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,她凭借 40 多条原创短视频,成为2016年当仁不让的网红Top1。微信公号发布后,点击量很快就能达到 10 万,她的短视频在腾讯、优酷、Bilibili等各个平台累计播放量过亿,发布当天必上热门。她在那些以吐槽为主的段子里嬉笑怒骂,用灵性和烟火气聚拢人气。  网友截图显示,2015年11月以前,Papi酱的微博粉丝有4万9千多人,11月之后一路上涨,目前已达到为 1990万。  视频:papi酱之张总教你做电影  不到一年时间, Papi酱的身份从中戏研三学生姜逸磊转换为“2016中国第一网红”;这种瞬间走红的反差让她惶恐不安,她起初选择避而不谈,只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。  她的合伙人杨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生活中的Papi酱也十分腼腆、拘谨,跟视频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。她早期的视频都是自己制作的,“她拍摄的时候不让任何人看,她老公都不可以看,她觉得害羞。”  然而随着关注度不断增长、流量井喷、资本介入,Papi酱放下了最初的执拗。Papi酱仍然准时出现在如期更新的每段视频里,同时越来越多地参与各种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,并接受采访。  从幕后到台前  从爆红后的不知所措到开始正面面对舆论,Papi酱用一句略带无奈的话来描述自己的改变:“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”  6月16日,微博“超级红人节”盛典在上海举行,站在众多修饰过度的网红堆里,穿一件低调清新小黑裙出场的Papi酱被网友称为“网红里的一股清流”。  参加微博红人节的Papi酱。图片来自网络  7月份,她还做了一次主播。11日晚上9点,Papi酱在八大直播平台首秀,她穿一件黑色连衣裙素颜出场,一边聊天一边吃宵夜。数据显示,截至10点半直播结束,全网在线人数超过2000万。  不过人气越高质疑声越大,比如很多过去的粉丝认为拍卖会等“唯结果论”的商业包装扭曲了原有的风格;还有Papi酱直播状态下的紧张和僵硬如“梦想照进现实”一般,让众多抱有期待的网友觉得索然无趣。  对此,Papi酱对媒体回应说,“网红接受融资的多了去了,只是大家对自己比较关注,才有了这些所谓的争议”。  “大众关注我或者接受我,实际上和我这个人没多大关系,是和视频的内容和视频所传达的态度相关。”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现在除了日常视频创作,Papi酱目前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是“Papitube合伙人”。Papitube是一个短视频平台,公开募集短视频创作者,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和发布渠道。  这个平台的另一位合伙人兼CEO杨铭是Papi酱的大学同学,他的另一个身份是Angelababy的经纪人。杨铭与Papi酱分工明确,一个打理事务,一个负责内容。  这不是两位“合伙人”的首次联手,本科毕业以后投身互联网,做app、办网站。长期混迹于豆瓣、天涯、贴吧等各种bbs社区的Papi还曾在网上建立“三无人员创业小组”招募人才。  第一轮创业虽然不了了之,但作为一场演练为两位年轻人留下了商业基因。今年,有了“网红”的吸引力和资本的加持,Papi酱和杨铭迅速反应,推出Papitube,作为其内容品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  但和众多网红一样,“会不会速朽”成为摆在Papi酱眼前的现实问题。因为,Papi酱的忠实粉丝有些已经不再期待着每期更新了。  “网络时代,大家的注意力本身就是短暂的。” Papi酱并不担心,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我是个有点‘一时兴起’的人,拍短视频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”  对话Papi酱: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今年四月份,视频贴片广告拍卖出2200万高价,你被称为“2016第一网红”,当时你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,突然走红带给你什么感觉?  Papi酱:当时很紧张、惶恐,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沉淀之后,我发现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些。我的老师当时告诉我,要活在当下,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  剥洋葱:你曾经说过要用“内容上和品质上的坚持”应对争议,你评价内容和品质的标准是什么?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努力达到这种标准?  Papi酱:标准是一个很个人化的东西,它和你个人的审美、价值观、受过的教育都有很大影响,我的视频要达到我个人的标准才会放出。从第一个视频到现在为止,不管多忙,我都会反复推敲脚本才开始拍摄,一个镜头也会拍个五六七八遍才满意,剪辑也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。  剥洋葱:在过去采访中,你说想用Papitube助推更多的优质内容,这个平台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?发展状况如何?  Papi酱:Papitube这个平台的最初想法就是聚集对短视频感兴趣的人。喜欢拍短视频的签约作者自主进行内容创作,我们内容团队给予帮助和支持。目前发展还可以吧,更多的观众通过这个渠道认识到了这些作者。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剥洋葱:有关注者评论目前这些短视频的内容风格相对单一,你怎么看?未来的方向会是什么?  Papi酱:目前,我们作者的风格其实并不单一,涉猎不同领域,也各有各的特色。未来希望他们都能基于自己的定位,成为他们那个行业的意见领袖。  剥洋葱:虽然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你的嬉笑怒骂,但是在媒体报道中的你一直保持谨慎甚至有点神秘,这与你的性格有关么?你的真实性格与镜头前的状态有什么不同?  Papi酱:当然有关啦。我一般是别人问啥我答啥,我为什么要对采访的人嬉笑怒骂呢?视频中的人物是经过创造的,是用于表达态度的,生活中的我比较随和。  剥洋葱:很多“网红”需要面对争议和质疑,你害怕这种争议或质疑么?  Papi酱: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对批评和质疑,认识你的人越多,你面对的批评和质疑也就越多,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要善于听取不同的声音,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。  剥洋葱:你会担心自己有一天不红了么?  Papi酱:我的导师对我说,人要“活在当下”,如果一直把注意力纠结在红或不红的问题上,是做不到“活在当下”的,你可能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做你真正该完成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红或不红都是正常的。  剥洋葱:你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呢?  Papi酱:我对未来的规划依然在规划中,我是一个有点“一时兴起”的人,比如说拍短视频,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  Papi酱:理想中的生活就是,我和我的亲朋好友们,身体健康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  剥洋葱:撇开“网红”这个标签,你给自己的角色定位是什么?  Papi酱: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。  同题问答  新京报:去年一年,你自身是否感觉发生了变化,怎样评价这个变化?  Papi酱:自身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不同就是感觉更累了,工作强度增加了很多。  新京报: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目前的心境。  Papi酱: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。  新京报: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?如果有遗憾的话,是什么?  Papi酱:满意啊。遗憾就是回上海的时间少了,陪爸妈没有之前多了。  新京报:如果过去的事情可以重新选择,你会怎么做?  Papi酱:可能还是会和现在一样吧。  新京报: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  Papi酱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  新京报:你对未来最迫切的期待是什么?  Papi酱:如果能有时间给自己放个长假,带爸妈出去玩,就好啦,嘻嘻。  新京报:如果幸福指数是从1到10(由低到高),你给自己现在打几分?  Papi酱:7分。  新京报:你最希望社会今后在哪方面做出改变?  Papi酱:我对社会的了解还没有那么深刻,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我希望大家都对别人,不管是身边人还是陌生人,更多地抱有善意。

Papi酱:我不能一直躲在舒适地带

Papi酱:我不能一直躲在舒适地带

Papi酱:我不能一直躲在舒适地带

文|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编辑 | 苏晓明美编 | 顾乐晓 郭屹 校对 | 郭利琴  当地时间11月2日,Papi酱在美国西海岸南加州大学亮相,与国内9家内容创业团队一起公开演讲。  她依然是短视频中自然、清秀的模样,齐刘海、马尾辫、红色毛衫,只是开口不再是酣畅淋漓的吐槽,而是谈论内容与行业。这是她的第一次线下演讲。  今年三月份,Papi酱宣布接受1200万元融资;四月份,她的视频第一条贴片广告拍出2200万天价。自此,这位中央戏剧学院应届毕业生顶着“2016第一网红”的名头,在万众瞩目下,与她的团队小心谨慎地迈着每一步。  第一次接受采访、第一次直播、第一次线下活动,一直很“宅”的Papi酱跳出让她一举成名的五分钟短视频,从幕后走向台前。  神秘女主角  4月22日, Papi酱广告拍卖发布会举行。起拍第6秒,价格达千万,6分钟后落槌:Papi酱第一条视频贴片广告以2200万的价格成交。直到拍卖结束,Papi酱都没有出现。  拍卖新闻引爆网络,关注夹杂着争议裹挟了这位神秘女主角。她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,家人、朋友、老师也都三缄其口。网上的刷屏与现实中的低调形成巨大反差。助理莎莎记得当时Papi酱很奇怪大家为什么要采访她,“我又不是明星。”  然而Papi酱一路暴涨的人气丝毫不逊于明星。  去年11月,Papi酱“做着玩”的短视频《上海话+英语第一弹》,模仿、吐槽、夸张的表情不经意间戳中了网络爆点,毫无准备的Papi酱眼看着浏览量冲破百万。  在之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,她凭借 40 多条原创短视频,成为2016年当仁不让的网红Top1。微信公号发布后,点击量很快就能达到 10 万,她的短视频在腾讯、优酷、Bilibili等各个平台累计播放量过亿,发布当天必上热门。她在那些以吐槽为主的段子里嬉笑怒骂,用灵性和烟火气聚拢人气。  网友截图显示,2015年11月以前,Papi酱的微博粉丝有4万9千多人,11月之后一路上涨,目前已达到为 1990万。  视频:papi酱之张总教你做电影  不到一年时间, Papi酱的身份从中戏研三学生姜逸磊转换为“2016中国第一网红”;这种瞬间走红的反差让她惶恐不安,她起初选择避而不谈,只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。  她的合伙人杨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生活中的Papi酱也十分腼腆、拘谨,跟视频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。她早期的视频都是自己制作的,“她拍摄的时候不让任何人看,她老公都不可以看,她觉得害羞。”  然而随着关注度不断增长、流量井喷、资本介入,Papi酱放下了最初的执拗。Papi酱仍然准时出现在如期更新的每段视频里,同时越来越多地参与各种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,并接受采访。  从幕后到台前  从爆红后的不知所措到开始正面面对舆论,Papi酱用一句略带无奈的话来描述自己的改变:“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”  6月16日,微博“超级红人节”盛典在上海举行,站在众多修饰过度的网红堆里,穿一件低调清新小黑裙出场的Papi酱被网友称为“网红里的一股清流”。  参加微博红人节的Papi酱。图片来自网络  7月份,她还做了一次主播。11日晚上9点,Papi酱在八大直播平台首秀,她穿一件黑色连衣裙素颜出场,一边聊天一边吃宵夜。数据显示,截至10点半直播结束,全网在线人数超过2000万。  不过人气越高质疑声越大,比如很多过去的粉丝认为拍卖会等“唯结果论”的商业包装扭曲了原有的风格;还有Papi酱直播状态下的紧张和僵硬如“梦想照进现实”一般,让众多抱有期待的网友觉得索然无趣。  对此,Papi酱对媒体回应说,“网红接受融资的多了去了,只是大家对自己比较关注,才有了这些所谓的争议”。  “大众关注我或者接受我,实际上和我这个人没多大关系,是和视频的内容和视频所传达的态度相关。”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现在除了日常视频创作,Papi酱目前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是“Papitube合伙人”。Papitube是一个短视频平台,公开募集短视频创作者,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和发布渠道。  这个平台的另一位合伙人兼CEO杨铭是Papi酱的大学同学,他的另一个身份是Angelababy的经纪人。杨铭与Papi酱分工明确,一个打理事务,一个负责内容。  这不是两位“合伙人”的首次联手,本科毕业以后投身互联网,做app、办网站。长期混迹于豆瓣、天涯、贴吧等各种bbs社区的Papi还曾在网上建立“三无人员创业小组”招募人才。  第一轮创业虽然不了了之,但作为一场演练为两位年轻人留下了商业基因。今年,有了“网红”的吸引力和资本的加持,Papi酱和杨铭迅速反应,推出Papitube,作为其内容品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  但和众多网红一样,“会不会速朽”成为摆在Papi酱眼前的现实问题。因为,Papi酱的忠实粉丝有些已经不再期待着每期更新了。  “网络时代,大家的注意力本身就是短暂的。” Papi酱并不担心,她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“我是个有点‘一时兴起’的人,拍短视频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”  对话Papi酱: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今年四月份,视频贴片广告拍卖出2200万高价,你被称为“2016第一网红”,当时你拒绝了所有的媒体采访,突然走红带给你什么感觉?  Papi酱:当时很紧张、惶恐,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沉淀之后,我发现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些。我的老师当时告诉我,要活在当下,我也是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时间,才慢慢明白了不能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地带里。  剥洋葱:你曾经说过要用“内容上和品质上的坚持”应对争议,你评价内容和品质的标准是什么?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努力达到这种标准?  Papi酱:标准是一个很个人化的东西,它和你个人的审美、价值观、受过的教育都有很大影响,我的视频要达到我个人的标准才会放出。从第一个视频到现在为止,不管多忙,我都会反复推敲脚本才开始拍摄,一个镜头也会拍个五六七八遍才满意,剪辑也会经历一个很长的时间。  剥洋葱:在过去采访中,你说想用Papitube助推更多的优质内容,这个平台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?发展状况如何?  Papi酱:Papitube这个平台的最初想法就是聚集对短视频感兴趣的人。喜欢拍短视频的签约作者自主进行内容创作,我们内容团队给予帮助和支持。目前发展还可以吧,更多的观众通过这个渠道认识到了这些作者。  “2016第一网红”Papi酱姜逸磊。受访者供图  剥洋葱:有关注者评论目前这些短视频的内容风格相对单一,你怎么看?未来的方向会是什么?  Papi酱:目前,我们作者的风格其实并不单一,涉猎不同领域,也各有各的特色。未来希望他们都能基于自己的定位,成为他们那个行业的意见领袖。  剥洋葱:虽然在视频中可以看到你的嬉笑怒骂,但是在媒体报道中的你一直保持谨慎甚至有点神秘,这与你的性格有关么?你的真实性格与镜头前的状态有什么不同?  Papi酱:当然有关啦。我一般是别人问啥我答啥,我为什么要对采访的人嬉笑怒骂呢?视频中的人物是经过创造的,是用于表达态度的,生活中的我比较随和。  剥洋葱:很多“网红”需要面对争议和质疑,你害怕这种争议或质疑么?  Papi酱: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对批评和质疑,认识你的人越多,你面对的批评和质疑也就越多,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要善于听取不同的声音,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。  剥洋葱:你会担心自己有一天不红了么?  Papi酱:我的导师对我说,人要“活在当下”,如果一直把注意力纠结在红或不红的问题上,是做不到“活在当下”的,你可能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做你真正该完成的事情。对我来说,红或不红都是正常的。  剥洋葱:你对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呢?  Papi酱:我对未来的规划依然在规划中,我是一个有点“一时兴起”的人,比如说拍短视频,就是一时兴起,之后也有可能一时兴起去做点别的什么,这都有可能。  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  Papi酱:理想中的生活就是,我和我的亲朋好友们,身体健康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  剥洋葱:撇开“网红”这个标签,你给自己的角色定位是什么?  Papi酱: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毕业生。  同题问答  新京报:去年一年,你自身是否感觉发生了变化,怎样评价这个变化?  Papi酱:自身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不同就是感觉更累了,工作强度增加了很多。  新京报:用一个词或一句话来形容目前的心境。  Papi酱:大脑一刻都停不下来。  新京报: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?如果有遗憾的话,是什么?  Papi酱:满意啊。遗憾就是回上海的时间少了,陪爸妈没有之前多了。  新京报:如果过去的事情可以重新选择,你会怎么做?  Papi酱:可能还是会和现在一样吧。  新京报: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  Papi酱: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  新京报:你对未来最迫切的期待是什么?  Papi酱:如果能有时间给自己放个长假,带爸妈出去玩,就好啦,嘻嘻。  新京报:如果幸福指数是从1到10(由低到高),你给自己现在打几分?  Papi酱:7分。  新京报:你最希望社会今后在哪方面做出改变?  Papi酱:我对社会的了解还没有那么深刻,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我希望大家都对别人,不管是身边人还是陌生人,更多地抱有善意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